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HRIC Biweekly

自中宣部封杀《穹顶之下》之日,天上的雾霾已经化作政治雾霾,雾霾从此变成了中宣部的“阵地”、党的“阵地”,得“牢牢占领”才对——别说“西方敌对势力”,就算是“人民群众”,从此也休想染指了。中宣部的手可真黑!中宣部的黑手下得可真快、真狠! 一 《穹顶之下》是中国第一部既严肃认真、又平心静气,既分门别类、又全面综合地把雾霾的事情——关于“雾霾是什么、它从哪里来、我们怎么办”——摆上台面、摊开来谈,而且层层递进、详加剖析的一部好片子。这是一部脱口秀风格的新闻调查纪录片,以揭黑曝丑为主,是柴静最擅长的处理手法,也是柴静最有把握的焦点题材——按习近平先生的分类方法,或许应该称之为“负能量题材”,...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这个中国人最应该知道并纪念的日子,今年注定仍将在不自由的耻辱与牢狱的阴影中度过。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这个中国人最应该知道并纪念的日子,今年注定仍将在不自由的耻辱与牢狱的阴影中度过。 中国仍然是记者和网络公民的最大监狱 目前在中国的监狱,仍然关押着高瑜等29名记者、73名网络作家和博主。其中大多数因何入狱,也成了外界难能知晓的“国家机密”。前不久,71岁的高瑜女士被中国当局判决有罪,入狱七年。这是她一生中第三次入狱,而其中两次皆与“国家秘密”有关。由于资讯完整,这次导致她入狱七年的“罪由”是因为泄露“七不讲”内容——一个传达到县处级单位的9号文件。...
我們固然無法控制外部的大環境,但是,如果在我們內心的深處能夠堅守做人的底線的話,我們就能提醒自己,以及教育我們的子女,絕不為虎作倀,絕不落井下石,絕不指鹿為馬,或者恩將仇報。 (本文系美國三一學院經濟系終身教授文貫中先生4月23號在徐匯中學66屆高三同學​​畢業50週年聚會上的講話,首發於共識網。) 尊敬的曾憲一校長(或校長代表): 尊敬的各位老師: 久別的各位老同學: 謝謝徐匯中學的領導對這次聚會的鼎力相助,謝謝參加這次聚會的籌備工作的同學,他們付出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使我們得以在這裡濟濟一堂,再次相聚。有機會做簡短髮言,內心十分感慨。畢業之後,很多同學在各個領域取得傑出成就。...
这是来自女权五姐妹取保后对朋友家人和社会各界的感谢信。用吕频一句话:此刻我不想预言女权行动派的未来,但我要断言,没有人能阻止中国女权主义的普遍兴起。不说离开二字,直到被迫离开之时。未来一切,求仁得仁。 这是来自女权五姐妹取保后对朋友家人和社会各界的感谢信。用吕频一句话:此刻我不想预言女权行动派的未来,但我要断言,没有人能阻止中国女权主义的普遍兴起。不说离开二字,直到被迫离开之时。未来一切,求仁得仁。 大兔泪目:这一次 你们比我更坚强勇敢 最最亲爱的你们: 你们平时看我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一定会YY我在里面这38天成为了牢头狱霸或者监狱风云女权倡导者吧?哈哈,...
不知道的人,只會認為你是個咆哮法庭的惡女人。但是知道真相的人,無不心酸。試問,誰能想到前因是這樣?但是,若有經歷過強大公權力對弱小平民權利殘忍踐踏的人,都知道,真相永遠是殘忍的,罪惡的,黑暗的。 王宇律師: 你好!在2015年7月9日之後,我們在網上看到那個最著名的視頻,第一感覺是:你怎麼可以在法庭上指著法警罵他呢? 我們很渴望看到鏡頭切換到你所指的那個方向,看那個方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很遺憾,我們生平只進過一個法庭,就是天津市高院的行政庭。看見那個法庭前後左右不同方位有六個攝像頭,據說這樣的佈置攝錄無死角。 我們不知道你罵人的那個法庭上佈置了幾個攝像頭,...
既然台灣的民意和所謂大陸的民意是如此地對立,如果聽任兩者相撞,由於大陸與台灣大小懸殊,其後果可想而知。在這裡,中共當然是在威脅台灣,但它不是以官方自己的名義、而是假借大陸民意的名義。 4月25日,中共官媒環球網推出《台灣問題民意大調查》,其“編者按”說:“台灣地區候任領導人蔡英文將於五月正式上任,兩岸關係在馬英九卸任之後面臨新的形勢。您對未來台灣及兩岸關係是如何看待的?環球網與上海社會科學院聯合推出此次調查,歡迎參與,表達您的看法。”這次民意調查一共提出了25個問題。這裡,我挑選出一部分問題的調查結果,簡介如下: 1、你是否認為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97%以上的受訪者認為是。 2、...
但直到今天,不但未看到民主憲政的一絲曙光,而文革的霧霾不時又對人們露出了鬼臉。這是我在文革爆發五十週年之際,最感到痛心的一點! 中華民族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連鄧小平都稱之為浩劫的“文革”年代,彈指間已過去五十年了。共產極權專制國家,從本質上講,就是一座大監獄。在這座“大監獄”中又星羅棋佈著不計其數的用高牆電網圍成的小監獄。文革到來時我和許多“右派”、“反革命”正好被囚於四川省的一所監獄裡,從而逃過了被紅衛兵批鬥、遊街、活活打死的命運。多少年後,舊友半開玩笑地對我說:“你要好好感謝黨打你成右派,又保送你進勞改隊,確實救了你,否則紅衛兵不整死你才怪,算你運氣好。 ”這種“中國特色”的“好運”...
那些為追求民主而努力的人們,並非世間悲劇,而是值得我們以為慰藉的榮耀袍澤。人世何其短暫,得失如瞬息鴻毛,唯不屈的信念和犧牲精神,可堪永存。 孫文廣先生獨立參選人大代表 或有人以為:中國的人權與民主事業,是在不斷地重複著失敗,因為歷經無數前赴後繼的犧牲之後,專制政體仍磐石般紋絲不動,專制機器的鏈條非但不見鬆動,倒有越發精確縝密之勢,至少看起來似乎如此。法西斯一類的極端政體,在工業社會體系下,掌握著暴力機器,只需少數士兵,就可以在武力上對百萬民眾形成毀滅性的優勢。憑藉此武力,他們可以將古之統治者們所忌憚的一切不安穩因素皆拋擲腦後,為所欲為。無論他們的統治如何敗壞,人民要么成為他們統治的爪牙和奴才...
在於世文被起訴到法院至今的近15個月時間裡,案件竟然沒有開庭!更何談審結!也就是說,於世文在不審、不判、不放的狀態下度過了1年零3個月的時間! 尊敬的周強院長: 您好!我是鄭州2014年“2.2公祭”案件當事人於世文的妻子陳衛。 於世文失去自由至今已經703天。他因為對當代歷史問題的一次公開表達而被囚禁。在這裡,我不想糾結於案件實體的是非曲直,這樁所謂的“尋釁滋事”案,管轄權在基層法院,按照正常程序,幾乎沒有可能得到您的垂注。但是,此案審理程序中透出的驚人的荒唐,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在本案中所扮演的特殊角色,應該足以引起您的警覺和檢視。 於世文於2014年5月27日被採取強制措施,...
雖然,這兩年我過得併不是很快樂,但是,我卻很充實地在為了那一刻的早日到來——中國民主的實現,堅定地默默持守著!這一點我深信不疑。當局者必須要記住:民主、民心、民意不可違。 後天,是我出獄兩週年整,值此之際,無數的記憶湧上心頭,無數的胸臆要抒發…… 為了不再次錯過這一次的出獄週年紀念日,我今天就放下了手頭的大小事情,專門來靜靜地寫一篇紀念文章。 的確,這兩年時間,說個心裡話,我出來不久就碰到我的最親密戰友、中國民主黨人王榮清先生不幸病逝!再沒有多久,我的另一位中國民主黨友人陳樹慶先生,以及呂耿松先生被莫名其妙地抓捕入獄。之後,上訪戶徐純合在火車站被警察槍殺。去年年初,秦永敏先生再次被神秘失踪,...

頁面

訂閱 HRIC Biweekly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1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