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hina Rights Forum

(一) 傅高义说,他写这本邓小平的传记,是力图用客观、中立的态度去叙述邓小平的政治生涯;其中并不包含对邓的行为作出道德判断,他只是在叙述中贯穿了他对邓的思想与行为的了解和理解。 依我之见,傅高义这本书,其实也包含了若干道德判断。对于作者的这些道德判断,我是很有异议的。不过眼下我不打算谈这方面的问题。我要说的是,傅高义对邓小平的理解以及对中国改革的理解基本上是不对的,是错误的。 (二) 让我先从“导言”里的一句话谈起。 在“导言 这个人和他的使命”里,傅高义写道:自从邓小平加入中国共产党法国支部,“此后,直到七十多年后去世,他一直是一个坚定的共产党人” 1 。 傅高义的这一论断实在令人惊诧莫名...
2005年4月,香港记者程翔在深圳准备过境回香港时被令人生畏的中国安全部门拘留。对他的指控似乎是捏造的:向台湾提供国家机密。他很快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 程翔在《我的千日经历:一位爱国者的磨难》(中文书名《千日无悔——我的心路历程》)一书中描写了他在中国监狱里受到的折磨,读者会同情他的悲惨命运。程翔以其50多岁的年纪、忍受多病之苦,挣扎着试图适应铁窗生活的严酷现实,但很快他陷入抑郁之中。 然而,程翔在书中把自己描写成一个对自己的香港华人和记者身份、以及自己与中共之间的关系感到困惑的人。 程翔笼统地说,回顾被捕前一年的种种迹象,以及审讯期间他时被问到的问题,他认为自己陷入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之中...
在乘坐飞机从芝加哥穿越阿拉斯加、北极和西伯利亚上空飞往北京的途中,我翻开了黎安友(Andrew Nathan)和施道安(Andrew Scobell)共同合著的《寻求安全感的中国》( China’s Search for Security )。灯光昏暗的机舱里坐满了去中国做生意、念书、开会或找工作的乘客,我一边读着书,一边不禁思考起一些看似与当代中美关系毫不相关的片段。 首先,我在想,当时尼克松总统和他的国家安全团队是否能想到,中国会在两国恢复正常关系后最终崛起并给美国带来挑战。我敢肯定,毛泽东当年在书房里给尼克松“上课”的时候,绝想不到他亲爱的祖国能有一天变成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当时,...
在读本书评之前,你要记住,毛泽东的巨大画像仍然俯视着天安门广场,同时我希望你也会读《胡风的狱中岁月》。在这本书的封套上印着这位伟大导师的教导:“什么样的人不杀呢?胡风这样的人不杀。不杀他们,不是没有可杀之罪,而是杀了不利。反革命是废物,是害虫,可是抓到手以后,却可以让他们给人民办点事情。” 除了由于毛的命令而造成的数千万死去的人之外,再没有一个人比胡风在毛的手中遭受更多更长的折磨了。个中原因是他写的文章,而这在我们生活的世界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胡风生于1902年,在中国两所顶尖大学读书,然后到日本读文学,在那里参加了共产党。返回中国后,他与鲁迅建立了密切关系。...
美国如同其所有西方盟国一样害怕惹恼北京。几十年来,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们对中国统治蹂躏下的人们、尤其是西藏的人权,要么撒手不管,要么予以牺牲。没有人比约翰•肯尼思•诺斯更清楚这些丢脸的事实了。他在美国中央情报局任职40年,从1950年代到1971年,亲身介入了中情局在西藏的行动——这是一个多世纪里,华盛顿唯一一次改变了向北京叩头的做法。诺斯的书详细记录了这段历史。他的记述除了偶尔有些官话外,即便是对这个主题不熟悉的读者也会感到引人入胜。 值得注意的是,数年来,即便在中国实力虚弱、无力控制西藏的时候,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们在北京不悦的时侯也是一味退缩。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伯特·...
李承鹏 《你删除得了世界,删除不了尊严》 一文可到转载此文的 《中国人权双周刊》 上阅读。 视频:李承鹏2013年1月13日在北京新书签售活动现场遭人扔菜刀。转自土豆网
“中国人权”资深政策顾问 高文谦 选摘: “特点主要有两个。第一个,这次事件是由社会各界广泛参与,这跟以往不同。以往往往只局限在某个地区、某个行业,而这一次是跨地区、跨行业,形成一个全社会的公民行动;不仅是新闻界同仁纷纷起来用各种方式声援南周,而且现在已经从南周延烧到北京新京报,全体员工的集体拒绝刊登;还有一个是草根维权民众与社会精英结合起来,而且两岸三地的学者都站出来发表声明,还包括平时不大出来的儒学大老、影视界明星也都用各种方式发表声明或表达自己的看法。” 看视频: http://youtu.be/QZoaNZw40Kc
中国社会一瞥 天安门 , 摄于2005年7月27日,照片来源:mayakamina
2012年5月23日,40岁的妇女 周颖逃到上海彭浦镇派出所寻求保护 ,因为据报道她领养小猫后又虐杀了它们,为此大约有20位爱猫人士到她居住的小区抗议,并动手打了她。一段网上 视频 显示,在派出所门口,一群人谴责周颖,要她归还两只最近她 领养的小猫。这段视频立即在网上传开。周颖从派出所出来后,通过手机发了一条 短信 ,嘲笑指责她的人拿她毫无办法。同年8月,网民发现周颖又用化名薛露仪开始领养猫,立刻在微博上 警告 上海的动物爱好者小心。5月事件之后,网民开始了对周颖行踪以及虐杀猫的人肉搜索行动,这一行动从2012年中一直持续到现在。
2009年5、6月间,香港二十岁左右的学生、艺术家举办了名为“80后六四文化祭”活动。这是一项纪念1989年的中国民主运动、向“六四”镇压受害者致哀的文化活动。活动由年轻人自己组织和参加,主要通过网络进行传播。 1 组织者这样写道:“在我们眼中,‘六四’不只是一件等待平反的历史事件,它更是一种可以传给下一代的态度。”在10点宣言中,他们誓言要“拥抱历史,把已故的美好价值承接到未来”,“保持发声,坦率宣说一切不公义”。 2 所有的活动组织者都是在那场悲剧发生后出生的;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在学校读到的都是对“八九”民运和“六四”镇压轻描淡写的课文。但现在,他们加入了曾于20多年前呼吁政府承担责任...

页面

订阅 China Rights Forum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1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807) in /var/www/dev.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505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